学习计划
学习资料
学习动态
心得交流

心得交流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学习园地>心得交流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 ——《季羡林自传》读后感
发布时间:2012-10-29    点击次数:
     

有的人,不择手段沽名钓誉;有的人,却一心想要摘下头上的桂冠。国人称他是“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而他却一辞再辞三辞。他就是已故的北京大学著名教授季羡林先生。

季羡林,字希逋,又字齐奘。他精通12国语言,是著名的古文字学家、历史学家、东方学家、思想家、翻译家、佛学家、作家。他漫长的一生经历过清末、民国、共和国几个完全不同的时代,即使到了耄耋之年,他仍笔耕不辍、思想常新,保持着良知与清醒,成为一代知识分子的精神导师。

翻看季老先生的自传,“教书育人”的叙述贯穿始终,其中对自己老师的回忆,更是事无巨细。“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那些大师成长路上相遇的老师——其治学、修养、情趣、为人,跃然纸上。

启蒙师

季羡林6岁时被父亲骑着毛驴送到了济南,成为叔父的嗣子,一直到19岁考入清华大学,住在叔父婶母家里,是叔父婶母把他抚养成人的,叔父是他的启蒙师。

“叔父是一个非常有天才的人。他并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在颠沛流离中,完全靠自学,获得了知识和本领。他能作诗,能填词,能写字,能刻图章。中国古书也读了不少。”

作为季家唯一的子嗣,叔父对他的期望极大。叔父先送他上私塾,从《百家姓》、《三字经》、《千字文》开始学习;一年后又把他送入济南第一师范附属小学,不久又转入新育小学。叔父的管教很严,《三侠五义》、《彭公案》、《隋唐演义》、《说唐》等古典小说,都斥为“闲书”,统统禁看。季羡林在自传里说:

“他没有男孩子,一切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他自己亲自给我讲课,选了一本《课侄选文》,大都是些理学的文章。……他严而慈,对我影响极大。我今天勉强学得了一些东西,都出于他之赐,我永远不会忘掉。根据他的要求我在正谊下课后,参加了一古文学习班,读了《左传》、《战国策》、《史记》等书,当然对老师另给报酬。晚上,又到尚实英文学社去学英文,一直到十点才回家。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八年。我当时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负担;但也不了解其深远意义,依然顽皮如故,摸鱼钓虾而已。现在想起来,我今天这点不管多么单薄的基础不是那时打下的吗?”——叔父的严管多教,使季羡林受益终生。

鞠思敏

季先生在回忆正谊中学的文章里说:“鞠思敏先生将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鞠思敏是民国初年山东教育界的领袖人物之一。创办了正谊中学,一直担任校长。鞠思敏非常关心青年学生的成长,特别是道德素质方面,他更是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季先生回忆说,每周一上午八到九点,全校都听他讲话,内容无非是怎样做人,怎样爱国,讲公德、守纪律、孝敬父母、尊敬师长,与人为善,和睦团结等。季羡林在正谊中学三年,听了三年,确有絮叨的感觉。但是,季先生自认:“是有收获的,普通的做人道理,都是金玉良言,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虽不可能立竿见影,但它将影响终身。”

在日寇占领期间,鞠思敏先生大义凛然,不畏惧日寇的威胁利诱,誓死不出任伪职。穷到每天只能用盐水泡煎饼果腹,最终贫困而死。季先生对他评价极高:“为中华民族留正气,为后世子孙树楷模。……为山东人、为中国人,留下一股爱国主义的浩然正气,是会有悠久而深远的意义。”

季羡林在德国,听说德国法西斯承认了汪精卫政府。马上找到当局声明,宣部自己为无国籍者。宁可成为任人射杀的飞鸟,也不做汗奸政府的臣民。这正是与老师鞠思敏先生一脉相承的爱国主义传统。直到季老91岁高龄,住在301医院里,仍在为鞠思敏先生的事迹发出许多感慨。这足见对他的影响之深。

状元公(王寿彭)

季先生在许多文章里都写到过,幼无大志,在初中表面看起来很忙,但并不喜欢念书;虽然考试成绩颇佳,但从来没有争第一的野心。但是,季先生又说:“人的想法是能改变的,有时甚至是180度的改变。在北园高中我就经历了这样的改变。”

在《病榻杂记》里他对这一事件做了详细描述:北园高中是山东大学的附中,山大校长是山东省教育厅长王寿彭,是前清状元,有名的书法家。第一年级第一学期结束时考试完毕以后,状元公忽然要表彰学生了。高中表彰的标准是每班的甲等第一名,平均分达到或超过95分者,可以受表彰。表彰的办法是得到状元公亲书的一个扇面和一副对联。王寿彭的书法本来就极有名,再加上状元这一个吓人的光环,因此他的墨宝就极具有经济价值和荣誉意义,很不容易得到的。高中共有六个班,当然就有六个甲等第一名;但他们的平均分数都没有达到95分。只有我这个甲等第一名平均分数是97分,超过了标准,因此,我就成为全校中惟一获得状元公墨宝的人,这当然算是极高的荣誉。至今打开这副对联,楮墨如新。写的是:

“羡林老弟雅

才华舒展临风锦

意气昂藏出岫云”

季先生回忆这段往事,无限深情地说:“王状元这个扇面一幅对联对我的影响万分巨大。”虚荣心促使他在学习上改弦更张。认真埋头读书。高中三年,六个学期考试,他果然连得六个甲等第一。高中成为季羡林人生最辉煌的阶段之一。

原来胸无大志,这次表彰却改变了他的想法:自己即使不是一条大龙,也决不是一条平庸的小蛇。季羡林回忆说:“王状元表彰学生可能完全是出于偶然性,但他万万不会想到,一个被他称为‘老弟’的十五岁的大孩子,竟由于这个偶然事件而改变为另一个人。我永远不会忘记王寿彭先生。”

博士父亲

季羡林在德国哥廷根大学的梵文博士导师是瓦尔德施米特教授,德国学生戏称自己的博导为“博士父亲”。瓦尔德施米特教授是柏林大学毕业生,是著名梵学大师吕德斯的得意弟子,是研究印度佛教史的专家,在世界梵学界,颇有名声。季先生跟他学习古印度语梵文和巴利文。

在《留德十年》里季先生回忆道:“最初两个学期,选修梵文的只有我一个外国学生。然而教授仍然照教不误,而且备课充分,讲解细致,威仪俨然,一丝不苟。几乎是我一个学生垄断课堂,受益之大可以想见。”

在季羡林第一次开始写博士论文的时候,下很大力气写的论文,得到的却是“博士父亲”的否定。季羡林感激这一次打击,这使他终生头脑能够比较清醒。——没有创建,不要写文章,否则就是浪费纸张。有了创建写论文,也不要下笔千言,离题万里。空洞的废话少说、不说为宜。——这是季先生从“博士父亲”那里继承来的衣钵。

西克教授

“他是我平生所遇到的中外各国的老师中对我最爱护、感情最深、期望最大的老师。一直到今天,只要一想到他,我的心立即剧烈地跳动,老泪就立刻流满全脸。”——这是季先生对西克教授的回忆。西克教授是在在瓦尔德施米特教授应征从军期间代他上课的原印度讲座教授,重返讲台时,西克教授已经是年逾八旬。

老教授对季羡林寄予深望,对他充满了信心。对这个只有两个学生的特别班,西克并不马虎,以耄耋之年,每周几次穿过全城来给两个学生上课。精神矍铄,腰板挺直,不拿手杖,不戴眼镜,他本身就是奇迹。西克教吐火罗文也是用传统的德国方法,直接从读原文开始。

季羡林从西克教授那里学到了一整套弥补缺词或音节的作法。在西克教授的教导鼓励下,季羡林对吐火罗文的学习兴趣日益浓烈,每周两次上课,他不但不以为苦,有时候甚至有望眼愈穿的感觉了。

关于他和西克教授的感情,季羡林在日记里写到:“他简直有父亲或祖父一般的慈祥。我一看到他的相片,心里就生出无穷的勇气,觉得自己对梵文应该拼命研究下去,不然简直对不住他。”1029日又写道:“我同他谈要离开德国,他立刻兴奋起来,脸也红了,说话也有点震颤了。他劝我无论如何不要走,他要替我设法找校长说,让我得到津贴,他简直要流泪的样子。我本来容易动感情。现在更制不住自己,很想哭上一场。”

几十年过去了,对西克教授异常思念,他书中写道:“现在西克教授早已离开了人世。我自己也年届耄耋,能工作的日子有限了。但是,一想到我的老师西克先生,我的干劲就无限腾涌。中国的吐火罗学,再扩大一点说,中国的印度学,现在可以说是已经奠定了基础。我们有一批朝气蓬勃的中青年梵文学者,是金克木先生和我的学生和学生的学生,当然也可以说是西克教授和瓦尔德施米特教授学生的学生的学生。他们将肩负起繁荣这一门学问的重任,我深信不疑。一想到这一点,我虽老迈昏庸,又不禁有一股清新的朝气涌上心头。”

陈寅恪

在谈到机遇的时候,季羡林说:“我在学术研究方面的机遇,就是我一生碰到了六位对我有教导之恩或者知遇之恩的恩师。我不一定都听过他们的课,但是,只读他们的书也是一种教导。——他说的这六位恩师,除上述两位德国教授之外就是:陈寅恪、胡适之、傅斯年和汤用彤先生。

季羡林在清华大学读的是西洋文学系,是德语专业的学生。而使他满意的却是旁听和选修课。一是陈寅恪先生的“佛经翻译文学”,二是朱光潜先生的“文艺心理学”,也就是美学。这两门课对他在德国的选学目标和终生研究方向都有重要作用。

当时陈寅恪在清华讲授的主要课程是佛经翻译文学、魏晋南北朝隋唐史料、蒙古史料等。季羡林很佩服陈先生充分占有资料,严谨的治学方法。说他:“如剥春笋,愈剥愈细,最后画龙点睛,点出要害。到了这时,读者往往会豁然开朗,或者小吃一惊,如拔云见青天。”陈寅恪先生的课开扩了季羡林的眼界,奠定了他研究印度、苦读梵文、吐火罗文兴趣的基础。

二战结束后,季羡林准备回国。在陈寅格先生的推荐下, 1946年,时年35岁的季羡林入北京大学,一个星期由副教授转为正教授,并兼东方语言文学系系主任。从此,除短期出国考察访问外,他再没有离开北京大学。

季羡林先生曾无限深情地说:“一个人如果没有别人的帮助,一辈子会一事无成的。”老师的教导、老师的榜样、老师的鼓励和启发,对季羡林的成长成才至关重要。老师的关怀、老师的期望,也时刻激发和鞭策着他,一想到这些,他的干劲就无限腾涌,不允许自己有半点懈怠。季羡林对老师们的感激之情,永志不忘。

                                                                                           (作者:工学院辅导员 李梦境)

CopyRight©2005-2012 版权所有:华中农业大学学生工作处
地址:中国·湖北·武汉 南湖狮子山街一号   电话:027-87282009    技术支持:现代教育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