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计划
学习资料
学习动态
心得交流

心得交流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学习园地>心得交流
我愿追随大师的脚步 ——读《陈省身传》有感
发布时间:2012-10-29    点击次数:
     

   当深夜全部合上这本厚厚的《陈省身传》,望着封面上那亲切的肖像,那眼角深深的鱼尾和绽开的笑脸,让人感受着沧桑里埋藏着希望,脑海里还在不停回放着这位伟人93年传奇人生历程中的点点滴滴时,感慨之余不能入眠。他不仅是一位境界极高的世界的数学大师、中国的数学泰斗,更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导师,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者。

陈省身一生桃李满天下,他不仅培养出了40多位博士,教授过的学生更是数不清,现在他的学生们遍布在中国、美国等主要大学的数学系里,为世界数学的发展和繁荣贡献着自己的力量。记得美国著名数学家、科学院院士格列夫斯回忆陈省身给予他的帮助时写道:远在学术指导的概念变得流行以前,陈省身就已是一位模范的导师。刚起步的学生需要知道比事实和技巧更多的东西:吸收一种数学的世界观,一组判别问题是否有意思的准则,一种向别人转递数学知识、数学热情和数学味道的方法。要想最充分地成长为一个数学家,他需要一位像陈省身那样的导师。是什么让陈省身能够在学生心里获得如此高的评价,在我看来,最为重要的是,他追求学业锲而不舍的求实精神、上善若水慷慨谦逊的人格魅力、不言之教平等自由的教育理念,以至于让所有的学生以成为他的学生而终生为傲。

一、追求数学高峰锲而不舍的求实精神

   陈省身经常用他的格言告诫学生:忠诚的数学家要用所有的时间学习数学,无论醒着还是睡着都在做数学。事实上陈省身一生都是这样做的,正是他时时刻刻在做数学,以至于很多时候在他和家人讲话的时候,突然转念去想数学问题,让讲话难以继续。他的一生,从未停止过对到达世界数学高峰的追求,他淡泊名利执着于数学研究,他尽管具有很强的政治眼光和行政能力,但是不愿担任行政领导职务。他抱定一个宗旨,凡有利于数学的事,总要去做,与数学无关的事情,懒得去管。他把他的一生都献给了数学,甚至在93岁高龄,他还把有限的精力耗费在六维球面的复结构等问题上,他这样持续地高强度地进行数学研究,最终严重地损坏了他的健康。他一生开拓、创新、奋进,永不满足,包括在抗战时期西南联大的6年时间里,陈省身对数学的挚爱不但没有消减,反而更加强烈。那时国内外消息难通,文献奇缺,环境不好,但清苦的生活并未打击陈省身积极生活的信念,他在清苦中寻找乐趣,经济生活虽然匮乏,但精神却不贫乏。他克服孤寂,在昆明西南联大的煤油灯下,苦读他的导师E·嘉当给予的大量论文复印件,并在饥饿与寒冷中一点点完成了10多篇论文。正是这几年的闭门精思,像蝉蛹一样的潜伏与孕育,才奠定了他日后领先国际的重要工作基础。身教重于言教,正是这种耳濡目染的熏陶和感染,在西南联大的学生中,王宪钟、严志达原来都是学物理的,后来因仰慕陈省身的治学精神而纷纷转到数学系,这批学生中虽然有一些学生并没有直接追随陈省身研究几何学,也尽管在美国也好、在中国也好,有些年轻的数学家并不真正是他的学生,但是陈省身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却永远地留在了所有他们的心中,激励着他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勇攀科技高峰。

   二、上善若水慷慨谦逊的人格魅力

   陈省身辉煌的一生,不仅在于他的数学成就。记得他的一位日本学生铃木治夫说过:‘大人’这个词看来适合陈省身,‘大人’有几个含义:伟大、慷慨的人,大学者和巨匠,陈省身就是这样的大人。他的学生温斯坦也说过,虽然要达到陈省身那样的数学成就是我做梦也不敢想的,但是他激励和支持许多几何学家的高尚品德,树立了平易近人的风范,是我可以努力遵循的……老子说过,“上善若水”,陈省身就是这样的“上善”,宽容慷慨、与世无争、助人为乐。他慷慨,作为一个伟大的数学家,他总是将他拥有的学术荣誉和数学智慧奉献给整个数学界,无私地和同事、朋友、特别是他年轻的学生分享。他会以自己的行动示范人,用建议、教学和谈话影响人,有时则是直接的馈赠,努力帮助和激励他人获得超越他们自己原先所期望的成就,这是多么宽大沉静的胸襟。他助人为乐,丘成桐说过,当陈省身看到一个年轻人有潜力的时候,总是非常愿意帮助,很多外国学生,不仅是中国学生,在刚开始留学的初期感到孤独和生活上困难的时候,他总是及时地、有效地扶助一相当长的时间。事实上,不计其数的怀念文章都提到过这一点:无论你多么年轻,只要你真心向学,陈省身一定真诚地给予帮助,他用心提携后辈、关注关心后辈成长的小故事,成为数学界的一段佳话。他谦逊,即便是是国际数学大师,他都从来没有架子。在学生面前,更是如此。他的学生奥斯兰德教授这样回忆陈省身:“他给予过程都是非命令式的,无论我跟他说什么,他总是有礼貌地几乎不做声地听着,偶尔会说一句“我没有听懂”,很快我就明白了“没听懂”是“说错了”的委婉用语。”正是这样的一位“大人”,他用他独特的人格魅力为后辈提供了一座宝库。

   三、不言之教平等自由的教育理念

陈省身的学生陀·卡莫曾经这样回忆陈省身给予他的指导:作为一名导师,他绝不支配他的学生,而是让他们或多或少地自由地去追求自己的兴趣,从不把个人意志强加到学生身上。陈省身自己也说,他的指导都是大方向上的宏观指引,至于具体问题和细节,他让学生自己去做,因此他的学生韦伯斯特曾经说过:“做陈省身的学生必须具有相当的独立性,我不记得我的数学问题有多少得到陈省身具体的答复。然而即便是这样,这么多年来,从陈教授那里学到的东西,比从任何其他的数学家那里学到的东西都要多。”正如文章的开始引用格列夫斯的那段话一样,陈省身认为让学生们知道比事实和技巧更多的东西应该是:吸收一种数学的世界观,一组判别问题是否有意思的准则,一种向别人转递数学知识、数学热情和数学味道的方法。因此,他教会了学生们要成为数学家的真正的“渔”,而不仅仅是“鱼”,他给予学生的是宽松自由的学习和科研环境,他不漏痕迹地带领着学生们自己的兴趣与天性开拓自己,往科学的高峰前进,但学生们却丝毫感觉不到压抑,他倡导不言之教:用不言的方式施行教化,听任万物自然兴起而不为其创始,有所施为,但不加自己的倾向,功成业就不自居。他让学生们在数学研究的过程中感受到与大师的平等、感受到科学研究的自由氛围,他的不言之教的教育理念和教学风格展现了一代国际大师的风范。

让我万分荣幸的是,我也是学数学的学生,尽管没有从事与之相关的工作,但我仍以此为荣。陈省身是我最崇拜的数学家之一,在我平凡的工作岗位上,能有机会全面了解陈省身一生尤其是如何教育他的学生,实在是非常庆幸的事。读完《陈省身传》,我努力寻找和思考在我平凡的工作中可以借鉴的地方,汲取大师教育精髓,让自己能够更加称职地担当起人生导师和知心朋友的重任。

一、别用权力提高自己在学生中的影响力

很多时候,我们在学生中的影响力是依赖于自身的权力性影响的,也就是说我们利用传统因素、教师身份、职位和资历等因素对学生们施加影响。但由于这种影响力对人的心理和行为的激励是有限的的,加之90后大学生藐视权威敢于说“不”的思想行为特点让这种影响力在现在逐渐失去效果。而真正让学生们对教师产生持久的敬畏感、信赖感、敬重感的,更多地要从非权力性影响入手,即我们辅导员本人的品格、知识、才能和情感等因素。其中,品格因素是影响力的基础;才能因素是影响力大小的主要因素;知识因素是影响力的储库;情感因素是教师对学生影响力的纽带,它们之间是紧密联系、缺一不可的。同时,如果我们对学生的影响力越大,教育效能就越强,工作效率就越佳。

陈省身一生没有担任任何的行政领导职务,但是他在他的学生及所有数学家心中的影响力却没有因此而有任何的消弱,他的人格魅力、学术精神早已经让权力失去光辉。因此作为一名基层的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不是我们端出教师的架子凌驾于学生之上,不是学生碍于我们的行政权力而被迫服从,就是所谓的教育,就是做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真正让教育深入人心的,应该是我们的完美而独特的人格魅力、我们认真负责、公平公正、雷厉风行的工作能力、渊博深入的知识储备和对学生真正的爱。

二、别把辅导员工作当做自己事业发展的跳板

陈省身一生与世无争,淡泊名利,他说过数学没有诺贝尔奖是幸事,倒并非笼统地反对设奖,其着眼点在于杜绝那些过度功利化的喧嚣,不要为得奖而得奖。那么对于我们基层辅导员来说,在这个功利化的时代,如何能够从内心真正坚守住自己的职业操守?如何让“爱学生”不只是成为一句口头禅?如何不把辅导员仅仅作为自己发展的跳板?除了机制体制问题之外,我们自己需要真正培养起对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事业的认同和热爱,培养起我们对每个学生的爱。

对学生的爱有两个来源,或源于对于社会的使命感;或从与学生的交往中自然地产生,或兼而有之。这两种来源不同的爱,是所有辅导员都可能有而不见得每个辅导员都会有的感情。我以为,这两种感情中,以后者更为真实更为纯粹更为坚固。正如苏霍姆林斯基说:“我们每一位教师都不是教育思想的抽象的体现者,而是活生生的个性。”所以,我们就不仅仅是坐在办公室里处理各种杂务的事务管理者,我们也不是为了工作而工作的不去投入感情的机器,更不要认为有一天我总要离开,因此感情的投入都是枉然。相反,我们要把“爱学生”作为一名辅导员最重要的道德修养来认识,我们要真正地走到学生们中间,寻找途径去爱学生,建立和学生们之间的感情,只有我们真正地去关爱学生、去热爱自己的这份事业,真正地投入了自己的心血和感情,在辅导员这个工作岗位上,辅导员工作才不会被我们看成是功利的跳板,我们也才能过得幸福开心。

三、别给学生贴上自己想象的标签

   著名教育学家陶行知先生说:“你的教鞭下有瓦特,你的冷眼里有牛顿,你的讥笑中有爱迪生。”苏霍姆林斯基提出了一个著名的口号:“让每一个学生都抬起头来走路!”他们的话说的是一个意思,要给每个学生宽松宽容的成长环境,要让每一个学生都树立起自尊感,树立起做人的信心。我们不要根据主观臆断在自己的意识里给学生狭隘盲目地戴上帽子,贴上标签,以致不能一视同仁、公平公正。即便有的学生一时顽劣,也一定要以发展的眼光来看待,决不能就此认为学生不可改变而挫败学生的积极性。陈省身在指导他的博士们时,倡导平等自由,倡导不言之教,这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启发。我们培养人,不是要凭着一种模式去培养一堆相同的产品,而应该以一种开放的教育心态,结合每个学生的性格特点、家庭成长环境等现实情况,去接受每个学生的优缺点,站在学生的角度理解他们的言行,引导他们按照自己的成长轨迹不断进步,将他们还原成一个个鲜活的人,那么我们的教育才有可能是鲜活的。

   陈省身的一生,是有意义有价值的,他在人们的心目中是一座永远的丰碑。而平凡如我们,虽不能做出像陈老一样让世人永远铭记的功绩,但是我们却可以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竭尽全力地发挥自己的光和热,用爱与责任守住自己和学生们的精神家园,虽自知笨拙,但论虔诚,我愿永远追随像陈省身那样为自己的事业奉献终生的大师们。

 

                                                                                          (作者:理学院辅导员 祝鑫)
CopyRight©2005-2012 版权所有:华中农业大学学生工作处
地址:中国·湖北·武汉 南湖狮子山街一号   电话:027-87282009    技术支持:现代教育技术中心